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系友会

忆燕园师长与同窗

忆燕园师长与同窗

杜 万 启

  

     翻阅着阚世洪、王宜峨编辑的《北京大学历史系1960级通讯录》,学友的名字、熟悉的面孔,相伴相知,好象影相一一展现在脑际,使我浮想联翩、心潮跌宕,同窗五年的学习生活使人刻骨铭心、永志难忘。

                          初入燕园  天有成命

    19609月,我们90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子作为历史学系的新生,来到未名湖畔、博雅塔下,汇聚在文史楼,共同的专业把我们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初到这所建筑古香古色、人文荟萃、驰名中外的最高学府,大家由衷地喜悦和兴奋,对未来充满着幢憬。是历史学系主任、后为北大副校长的翦老(当时全校上下都尊称这位德高望重、学术成就斐然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翦伯赞为翦老)给我们上了入学教育课。翦老精辟地讲了红与专、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的辩证统一关系,并以个人经历深入、形象地讲述了老一辈史学家是如何正确处理红与专、学业与立志、理论与实践、爱国与革命的关系。年届花甲的翦老,目光闪烁着智慧,话语充满着哲理,严谨的治学精神,学术大师的风范,慈祥可爱、道骨仙风的形象,至今仍历历在目,不能不令人折服,肃然起敬。在随后几年的艰苦学习岁月里,在知识的长河里,日益亲身认识到:正是翦老和郭沫若、范文澜、刘大年、吕振羽等学术大师们,在国难当头,民族危机日重之时,紧紧追随着党中央,灵活运用马列主义科学理论,把中国5000年的文明史,真正变成了现代意义的历史科学,武装了全党,推动了全民族的解放运动,成为建设新中国的宝贵精神财富和先进文化、精神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弘扬传统  坚持信念

     在北大学习的五年中,是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的五年。校长陆平是“一二九”运动的领导者之一,他在全校的时事讲话中,曾多次剖析: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是历史的必由之路,决心把北大文科办成中央第二党校,要为党和国家培育优秀人才,并要求学生毕业后至少要为国家和人民服务40年。他的讲话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学子们的心田。系总支书记许师谦更是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地加强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政治空气的浓厚,还在于由调干生党员组成的党支部建在年级。同期入学的调干生有:崔文如、杨永芬、许玉林、王玉琴、尹振玲、黄有根、谷正国等,他们如同老大哥、老大姐分插在三个班里,掌握思想动态,因势利导。时值“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国际上帝、修、反组成反华大合唱,真可谓“高天滚滚寒流急”,而国内是“低指标,瓜菜代”的艰苦状况,在延安精神、红军长征精神,乃至“一二九”精神的鼓舞下,大家志向不减,信念弥坚。正如古人云:“天下未有有其志而无其事者,亦未有无其志而有其事者。事因志立,志立则事成。”年级的口号里:物质少了,精神的东西要多起来。曾记否,在入冬的凛冽寒风中,同学们争先恐后地跑到海淀镇新华书店排长队,踊跃购买首发的《毛泽东选集》第四卷。读马列著作,通读“毛选”四卷,背诵毛主席诗词。在图书馆,在教室,在宿舍,学习原著,参阅辅导文章,结合历史学专业,学习科学理论蔚然成风。真可谓是:铸就报国责任心,位卑未敢忘国忧。

    “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没有实践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校、系领导为加强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和提升,推进理论联系实际,做到知和行的统一,每学年都要有计划、有组织、有领导地组织下厂下乡活动。从入学后到昌平黑山寨秋收、修筑昌平分校铁路、大兴榆垡麦收、南口机车车辆厂学工,朝阳楼梓庄,红星公社的稻田,通县丁四庄公社都洒下了同学们的汗水,留下了学子们的足迹。1963年冬和1964年冬至1965年夏,全年级同学先后参加通县、朝阳、顺义天竺公社的“社教”运动,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实践中磨练意志、增长才干。年级党支部发挥了战斗堡垒作用,高干子弟李讷、翁廉、张立、白莉、王宣峨等与工农子弟同样,毫无二致,艰苦朴素,发奋图强,在基层锻炼,上上下下,风风雨雨,与同学们打成一片,哪有什么“特殊”啊!来自农村家庭的黄留山、游季生、陈文学、陈录生、阎循训、康德文、单运慕、石永士、孙开秦等,在下乡下厂学习,从事体力劳动中“尽显英雄本色”。使我从同窗朝夕共处中,深深感到: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平等、民主、信念是题中之义。

                   梅花香自苦寒来  独辟蹊径游学海

     60年代初,大学校园正值贯彻“高教六十条”,狠抓教学质量之际,当时北京大学读书气氛甚浓。知名教授、学者纷纷走上讲台,适应现实的教材、专著层出不穷,把学子们引向知识的海洋。基础课、专业课、公共课齐头并进,各显特色。讲授中国史的大师、教授和优秀教师邓广铭、邵循正、许大龄、向达、唐长孺、邓天挺、田余庆、陈庆华、张寄谦、王文清、吴宗国、张传玺、李原等人,博学多才、广征博引,把史学、国学之精粹给学生充分展示,对学生们寄予殷切期望。如出一辙的世界史名师们,如周一良、潘润涵、朱龙华、马克尧、齐文颖、周南京、罗荣渠、张芝联、张蓉初、周尚文等,尽展风采,就当代国际社会焦点和各国历史、国际关系,一以贯之、浑然天成,可谓“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把学生们引向国际化水准,拓宽视野,展示未来,至少不是时代大发展的落伍者,其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校、系领导在艰苦的条件下,为培养高素质的人才,排除干扰,为构筑学生先进的、科学的知识结构和智能结构,安排或聘请校内外学术权威、著名专家,以讲治学之道,办治学展览,专题讲座、学术交流会,乃至组织学生与之座谈等形式,哺乳育人。这些启蒙大师如东语系主任季羡林、马坚……,武汉大学世界史专家吴于廑,北师大名师何兹全,南开大学名师邓天挺,北大中文系王力、魏建功、林庚教授、北大图书馆馆长梁思庄教授、西北大学陈直教授等等,乃至中国哲学社会科学部的有关领导和知名学者郭沫若、胡绳、吕振羽、黎澍、吴传启等等。他们当年的音容笑貌、犀利的思维、流畅而诙谐的的语言,至今都是我最美好的记忆。讲授《中国古汉语》、《汉语诗词格律》、《中国古代史常识》、《文选》的王  力先生及中文系的教师们给大家奠定了牢固的国学文化基础。王  力先生颇为推崇国学大师王国维治学的三中境界:“衣带渐宽却不悔,况伊销得人憔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山长水润知何处?”“千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老先生们以深厚的博学工力、博大胸怀为年轻学子们搭构人桥,使之达到智慧海的彼岸,使我们受益终生。

1963年秋季开学,全年级按中国史、世界史、考古学分了三个专业班。从此,按照专业选修专业课,确定导师,跑图书馆,钻资料室,攀登书山,畅游学海,并根据自己的选题,进行独立思考,实现知识的脱变。虽然学习艰苦,但集体生活依然生机盎然。我所在的世界史班,班长吴统慧热心组织活动、情绪激昂;黄留山、陈道华刻苦勤奋,业精于勤;王宜峨、陈美健擅长文艺,在学校画展、舞会上尽展风采;单远慕、吴国衡聪敏好学,戴光镇、张庆喜思维活跃,富于成效;翁廉沉稳,学业稳健;小郎(秀华)朴实厚道,汉昌老谋深算……。几十位同学同窗,朝夕相处,时至今日,那毕业留影,相惜相别、互相勉励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大家怀着信念、理想,在哪个集体英雄主义的时代,愿意舍弃自己的一切,去为祖国和人民建功立业,毕业时愿意奔赴边疆,下到基层,不求名利、不计报酬、敢为天下风气之先。

如今,曾经谆谆教诲我们的不少老先生,已作古仙逝。但他们渊博的知识,高风亮节,正代代传承,是我们中华民族美德的至高体现,也在我们心中永存。时值毕业40周年之际,特著文以表达对燕园和大学五年学习生活的眷恋,对那些辛勤耕耘在教学第一线的先生们的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