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系友会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牛大勇

 

19813月20日 之夜,是我在北京大学的学生生活中永难忘怀的一夜。就在这天深夜,我目睹了新一代北大学子喊出了时代最强音:“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记得那是一个寒风料峭的初春时节。北大学子们刚刚经历了一场热火朝天的基层人民代表的民主选举活动。气候欲暖还寒,情绪由热转凉。带着些许压抑,大家从关心政治转而寄情文体。 3月20日晚 在香港伊丽莎白体育馆揭开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决赛,由中韩两国男排对阵,胜者将代表亚洲出战当年的世界杯。那时校园内的电视机还很少,男同学们纷纷聚集在几个宿舍楼的会议室和个别有电视的宿舍里,收看这场比赛。

战况扣人心弦。中国男排先输两局,但团结一心,顽强拼搏,又连扳两局。其中汪嘉伟的飞扣、沈富麟妙传、胡进的攻防等等,都是激战中的亮点。韩国男排也是一支很能奋战、拼劲十足的团队。在决胜的第五局,双方比分咬得很紧,交替领先。这时结束了晚自习的同学们也都赶回宿舍,加入观战的人群。随着荧屏上跌宕起伏的战况和宋世雄极富感染力的解说,大家的情绪时而直上九宵,时而跌入低谷。欢呼声,惋叹声,不时随风回荡在各楼窗外。没去观战的同学,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能根据这阵阵声浪来判断战况。

就在对阵厮杀到最后那两三分的时刻,电视直播突然中断。原来是因为事先没预料到会激战这么久,中央电视台租用卫星现场转播的时间已经用完了。观战的同学们当即不依不饶地怒吼起来。但是徒劳,荧屏上已开始播送其他节目了。

满怀沮丧、焦虑和期盼心情的同学们,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三三两两地议论着战况,猜测着结局。很多人开始盥洗,准备入睡了。

就在大约午夜12点,无线广播中传来中国男排终于苦战险胜,赢得决赛的捷报。最先听到的同学立刻大声宣告:“我们赢啦!我们赢啦!嗷――赢啦!”

我所在的38楼(文史哲本科男生宿舍)立刻欢腾起来,同学们奔走相告,顺手把脸盆、搪瓷碗和牙缸等敲响起来。历史学系的柳元、杨林、肖小明、黄伟虎、蒋祖棣、李水城、姜闻然等奔出楼东门,在简易排球场上敲盆打碗,欢呼雀跃,高喊“男排万岁”、“中国万岁”等口号。四周几个宿舍楼中的同学们也纷纷打开窗户,遥相呼应。有的人还点燃报纸,从楼上的窗户中扔出来,随风飘曳,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一道道亮光。越来越多的同学包括女生从各个楼里跑出来,欢聚在38楼前的这个空场上,跳啊喊啊。有人点燃了手中的笤帚,当作火把。有人从学生会找出锣鼓镲等,敲打起来。各楼奔出的同学汇成自然的人流,开始自发地游行了。

欢庆的队伍唱着国歌,喊着口号,穿越宿舍区,走过未名湖,又最终回到38楼前的空场上。群情依然兴奋激昂。一位男同学,记不清是哪个系的了,在一条长方形白布上用毛笔写下“振兴中华”四个大字。同学们立即欢呼起来,把他举上人头之巅,由他伸开双臂,展示这四个大字。一片“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呼声,发自肺腑,响彻云霄。喊着它,同学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游行……

第二天,学校有线广播立刻对这件事做了及时报道,并播放了同学们聚会游行的录音,突出地强调“团结起来,振兴中华”喊出了北大学子的心声。有位校领导针对前一段校外某些人对北大学生的议论,激动地表示:我们的学生如果不爱国,才是我们教育事业的最大失败!

329日 ,应北大团委和学生会的邀请,刚刚凯旋归国的中国男女排球队来到北大,参加全校师生为他们举行的庆功会。西校门内人山人海,男排队伍一下车,就被久候的同学们一涌而上地分割包围了。同学们把自己崇拜的英雄们高举起来,让这些排球场上的“飞人”脚不沾地飞了几百米。记得当时的男排教练戴廷斌、队长胡进、队员汪嘉伟、沈富麟、曹平等都“享受”了这样的待遇,有的队员还把球鞋也飞没了。相比之下,中国女排那时受的待遇倒是“文明”得多。

大会在“五四”运动场举行。许多同学把自己的学生证扔上主席台,请台上的男女排队员们签名。散会时,还有一大批学生证堆在台上没来得及签名。女排队员曹慧英迟迟不肯走,一个证、一个证地捡起来签名,不愿辜负那些同学的期望。当时我带着学生会体育部的人维持秩序,觉得她真是心地善良。但又担心她脱离大队太久就赶不上车了,便和几个同学连劝带推地把她“赶”走了。后来这批学生证都集中放在校学生会,通知同学们去认领。

当时,会上会下最响亮的呼声就是“团结起来,振兴中华”。从中央到地方的新闻媒体都做了广泛的报道。北大学子的这一心声,成为那一时代的最强音,飞出燕园,感动中国,传向世界。

 

 

           20083月22日 稿

 

 


图为中国男排队员曹平 1981年3月29日 随队来北京大学参加庆祝活动时,被同学们热烈抛举的场面。(新华社图片。来源:新浪2007-05-24 17:36:15)

 

备注:牛大勇,1978年进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中国史专业学习,现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系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