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系友会

忆大学时期的物质生活

忆大学时期的物质生活


崔文如

 

 

我是19609月入学、1965年毕业的北大历史系校友。在大学期间,正遇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因此,当时大学生的物质生活是很艰苦的。

吃饭  那时国家对大学生虽有所照顾,但是男生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才22斤,在粮种搭配上玉米面占40-50%。副食蔬菜也极缺乏。伙食标准是每人每月12元。就餐方式是每人一张饭卡,每餐食量自己掌握,吃多少从卡上划掉多少,每月不能超出自己的总定量数。当时同学们多是按早三两、中四两、晚四两安排自己一天的食量。就餐环境也很差,虽有餐厅,但餐桌很少,又无坐凳,只能端着饭盆站着吃。因每餐进食都欠量,故食欲极佳,用不了几分钟就吃完了,因此对站着吃饭也就感觉不到有什么不便。宿舍、教室、餐厅相距较远,为节省时间和及早打上饭吃,每人都备一搪瓷盆和小勺,装入特制的布口袋或放入书包内,上课、开会随身携带,走起路来,盆勺相撞叮当作响,发出悦耳的声音。上课时,大家悄无声息;但是每当快下课时,便有了“饭盆交响乐”的前奏,一旦听到下课铃声,不 管老师是否说“下课”,下面的“饭盆交响乐”便一齐奏响了。按说是不太礼貌,不过老师已经习以为常,也就见怪不怪了。由于食量不能满足肌体需要,缺乏营养,有的同学曾得过浮肿病。

穿着  当时大学生的穿着可概括为:少、旧、单。少,指衣服鞋袜数量少。每人每年只发布票15尺,只够做两件衣服用,所以除身上穿的外,换洗备用的没有几件了。旧,就是穿得破旧,穿补丁的衣服很常见,穿皮鞋的几乎没有,大多买布鞋,不少同学还是农村自做的布鞋,而且坏了修修补补接着穿。单,是指衣服花色、款式单调。不论男女生,多是灰、白、蓝、绿等单色衣服,穿花布衣裳的极少。衣服款式主要是学生装,绝对无人穿西服。冬季,有的学生还穿农村家做的中式棉袄,走在大街上根本看不出来是大学生,与青年农民没有什么区别。

住房  刚入学时因宿舍少,住得很拥挤,尤其是男生,一间不足 14平方米 的房内住8个人,挤放着四张上下铺的木床,8个人同时活动时如果不侧身而行就会互相碰撞。无衣柜,个人的生活用品、木箱等只好堆放在床底下,既乱又使用不便。

花钱  那时虽不用交学费,但大多数同学花钱还是很困难。同学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农村的农家子弟。公社化时期农村经济发展缓慢,农民生活艰苦,家里拿不出钱来供给上学的孩子,只靠学校发的助学金。助学金分三等,最高的一等是每月19.5元,除吃饭必交的12元外所剩无几,只能留作买肥皂、牙膏等必需用品。大多没有买零食的习惯,乱花钱的情况更没有发生过。由于没有路费,不少同学在校五年连一次家都没有回过。

以上就是我和其他同学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就读时的物质生活概况。其艰苦虽不能和红军长征经历的艰难困苦相比,但和现在大学生的物质生活相比,确实是艰苦的。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精神世界,在毛泽东主席倡导的艰苦朴素思想鼓舞下,在校、系、年级党组织强有力的思想教育下,绝大多数同学表现出了令人赞佩的精神风貌。大家体谅国家的暂时困难,虽艰苦但不发怨言,克服困难保持乐观,不仅完成了教学计划规定的学业,还积极参加了下乡、下厂劳动,参加了两次“四清”运动。经历了艰苦生活考验的我们这一代大学生,从思想上真正感受到一粒粮、一寸布、一分钱的珍贵。对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有着重要影响,为终生保持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奠定了牢固的思想基础。近来从校友们的交往中得知,大家从毕业走向工作岗位,一直到退休,不论是从事党政领导还是教学科研领导的,都能做到清正廉洁,没有贪污腐化。这与当时校、系领导的培养教育是分不开的。对此,我们这些老校友衷心感谢母校对我们的培养和教育!